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

文化产业应重视“产业的文化化”


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   作者:冯圆芳    时间:2021-12-17





  全省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力争达到6%,把江苏建设成“全国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先行区”——这是江苏激情擘画的“十四五”文化产业发展蓝图。

  置身“开局”之年,厘清江苏文化产业家底、了解产业发展现状、解析当前产业热点、瞄准未来发力方向,显得尤为迫切和重要。为此,本期《文化产业周刊》对南京艺术学院副校长、紫金文创研究院院长李向民展开专访。作为国内最早一批研究文化产业的学者,李向民于上世纪80年代提出“精神经济学”概念,获得钱学森赞赏,30余年来始终置身文化产业前沿。有关当前文化产业的现状、亮点、趋势,来听听李向民怎么说——

  记者:在您看来,江苏文化产业有怎样的亮点和优势,又有哪些短板和不足?

  李向民:江苏文化产业的体量和影响都很大。一些文化产业领军企业就在江苏,比如全国最大的出版集团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。江苏文化产业在全国的影响也很大,多年来在“全国文化企业30强”评选中,江苏一直保持好几家上榜的成绩,符合江苏作为文化大省、经济大省的地位。根据省第十四次党代会报告,过去五年里,江苏文化产业增加值占到全国10%以上。让人欣喜的是,这几年江苏特别是苏南冒出了很多文化创意类新型企业,打造出了一系列创新产品,显示出蓬勃的创造活力;另一方面,一些传统文化企业的经营结构、产品结构也发生了调整和变化。总体来看,江苏文化产业的发展现状符合创意驱动、文旅融合的发展要求。

  我们的短板也同样存在。文化与科技的融合是业态蝶变、创新发展的重要抓手,但在这一块,江苏还没出现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企业和项目,这说明我们的技术发展和文化产业发展的关联度还比较低。有一件事让我很感慨,有一次我去南大,在实验室体验了他们研发的虚拟成像技术:人坐在一个球状传感器里面,它只花一两分钟就给你做了全身扫描,然后变成数字模型,接着3D打印出来。这样的技术如果应用到市场上,应该会有很多人愿意买单,遗憾的是目前产学研的链条还没有很好地打通。

  短板背后,埋藏着全国各地文化产业发展都存在的共性问题。首先是“文化产业事业化”倾向,很多企业缺乏自我造血的意识。其次是“文化项目空心化”。在“事业思维”驱动下,企业把大量精力用在做基建、做宣传,做产品、做内容的心思花得还不够。一些国有文化企业的领导,并不了解文化产业,用行政化管理方法来经营企业,违背了“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”的基本规律。以上三个问题,最终都和“人”相关,根本问题在于,我国的文化产业还没有建立起一支优质专业的人才队伍。

  记者:在全国和江苏的“十四五”规划纲要中,有多处重要内容涉及文化建设和旅游发展。推动文旅融合,有哪些格外需要注意的方面?

  李向民:我举个关于旅游文创产品的例子。西藏原先重点打造了一台实景演出《文成公主》,后来又做了《金城公主》,讲述孙女辈的金城公主再次入藏和亲的故事。我在那里看完演出走出剧场时,看到几百种根据《金城公主》开发的衍生产品摆在大厅售卖,我们同行的人都买了同一款雨披。这个雨披很神奇,剪裁特别酷,有点像哈利·波特的斗篷,还把藏戏面具图案做成logo,更妙的是印了《金城公主》的一句台词:“心中有了远方,何处不是故乡。”把这句台词印在雨衣上,一下子把遥远的历史故事拉近到我们身边来。

  这个例子启示我们,做好文旅融合未必一定要花大把的钱,关键是有没有用心、够不够专业,以及是否有意识地延长产业链。我坚持认为,文旅融合应当从单纯造景,向更加注重内容提供、改善用户体验转变,推动景区向沉浸式、体验式、互动式升级,比如通过非遗、汉服等文化元素,把游客从单纯的旅游消费者转变为内容消费者,同时保持故事创新和活动创新的强度,保持景区的新鲜度和热度,绝对不能一劳永逸。

  《金城公主》文创雨衣还有一个启示,就是“产业的文化化”问题。目前引起关注的是“文化的产业化”,“产业的文化化”还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。所谓“产业的文化化”,就是为普通产业注入文化内容,使它在原有功能之外还具备了精神文化价值。

  记者:您在上世纪80年代就提出“精神经济学”概念,围绕“精神经济学”,您和钱学森有怎样的交流?

  李向民:上世纪80年代,中国还没有完全解决温饱问题,但从发达国家产业发展的状况不难推断出“精神经济”出现的必然趋势。那时美国产业已经很重视品牌和设计,日本在之前的70年代就开始出现“脱物化”现象,重视非物质层面的享受。基于这些现象,我提出“精神经济将是一个世界性趋势”的论断,并呼吁建立一门崭新的学科“精神经济学”。

  没想到这篇论文被钱学森看到,他在中央党校的一次报告中提到这篇文章,赞扬我的敏锐思考,这对初入学术殿堂的我来说是莫大的鼓舞。我从此和钱老保持长达十年的书信交流,他在信中提出了“我们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要大力发展第五产业”等重要论断。在他的产业划分理论中,我国应在既有的第一、二、三产业之外,划分出第四、五产业,第五产业就是“文化市场业”。所以钱老的思想非常先进,作为一位享誉世界的科学泰斗,他晚年把关注的领域拓展到哲学、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,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。最近“元宇宙”概念风靡,火了一阵之后大家才知道,钱老30年前就给VR起了个中国味的名字叫“灵境”。今天回头看钱老当年关注的问题,仍具有超前意识。

  记者:年轻人正成为文化消费主力军,最近走红的迪士尼IP玲娜贝儿又印证了这一点。玲娜贝儿的蹿红,透露出Z世代怎样的消费特点?

  李向民:其实在玲娜贝儿之前,还火了一个北京环球影城的话痨“威震天”。“威震天”很可爱,它不是吉祥物式地摆在那儿,谁去都不理,而是会和你互动,并且互动得很有意思。比如有个小伙子想和它合影,它就把小伙子推开,说“我不跟你合影,姑娘好看,我要跟姑娘合影”。玲娜贝儿也是这样,它们都满足了年轻消费者情感投射、“偶像”养成等方面的需求,也搭上了粉丝经济的快车。

  这些主题乐园IP的成功启发我们:我们淮安的西游乐园,能不能也做点这样的角色扮演,让年轻人与孙悟空互动,成为它的粉丝?当代年轻人是文化自觉、文化自信的一代,他们生长于中国经济腾飞的年代,没有经历过物质短缺,也没有崇洋媚外的心理包袱,在消费上更注重个性、品牌等非物质因素,可以说是精神经济的“原住民”。这就要求供给侧及时调整策略,以新的思维、新的方式,提供新的文化产品。

  记者:请您为江苏文化产业发展提些建议,给出一些具体的工作抓手和发力方向。

  李向民:首先应出台一些鼓励产学研融合的文化产业扶持政策。现在科技企业、高校研究院所和文化企业之间,还是处于比较疏离的状态,这就需要建立激励机制,鼓励高校科研院所进行成果转化,让科学家的技术市场化;需要加强科技推广宣传,鼓励科学家更多参与文化活动,发现潜在的市场空间。

  其次是做大做强文化产业市场主体。市场主体分为国有和民营,一方面,现有的国有文化企业要考虑开拓新的领域,另一方面,要对小型民营企业更加宽容和扶持。做强市场主体、优化文化产品供给侧的同时,还要扩大文化消费、引导提升文化消费品质,让文化消费成为扩大内需的新引擎。再就是要加大对文化产业人才队伍的培养力度,避免用“机关思维”做产业。此外我觉得还有一个必须放到重要议事日程中的,是文创设计和制造业融合的问题,设计的力量需要得到进一步重视,才能更好发挥江苏作为制造业大省的优势,推动产业的文化化。这一块做好了,将成为江苏经济的一个重要增长点。


  转自:新华日报

  【版权及免责声明】凡本网所属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“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”,违者本网将保留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力。凡转载文章及企业宣传资讯,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。版权事宜请联系:010-65363056。

延伸阅读



版权所有: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5964